大家都在看

主页 > G生活报 >不甘心、放不下,怎幺办? >

不甘心、放不下,怎幺办?

2020-06-14 来源:http://www.vns2351.com 144

我想聊聊一个故事:

男孩从一开始就知道她暂时放不下那个人渣*。但他一直以为,自己是那个有办法让女孩从那个人渣身边脱困的人,一直到情人节前一天晚上,女孩坚持要回到那人渣身边。他才终于了解,原来努力付出不一定真的能够换到爱,而且有些时候把一个人留在关係里面的,也可能不是爱,而是某一种混屯黑暗的东西(Mellody、Miller与Miller,2017;失恋花园团队,2017)。

身边的人都劝女孩放弃,但女孩知道,如果现在放弃了,就什幺都没有了。她把青春都留给了这个男人,如果现在走了,还有谁会来自己?她知道自己心里面有很多的不安和害怕,也知道待在男人身边,痛苦多于快乐,但相较于「未知而不确定的快乐」,眼前她可能比较能够接受的是「熟悉的痛苦」。

两个人都觉得很不甘心,只是男孩选择摊牌,他把那人渣劈腿几个不同女人的亲密照片贴在公开的社团上面,果然引起热烈的八卦讨论。虽然,他在贴完之后就后悔了,但其实心里面还是有种小小的爽的感觉。

什幺是不甘心

为什幺会有这种「想要对方嚐嚐苦头」、「想要玉石俱焚」的可怕心情啊?最常见的解释就是「不甘心」,不过这个解释有点笼统。我认为,不甘心是一个复合的情绪,至少涉及下面这几种历程:

1.社会比较(Social comparison)(Leon Festinger,1954):你和其他和你相似的人进行比较,却发现他们拥有你没有拥有的东西。例如觉得自己长得不差,个性也不错,但是每一年情人节都自己一个人过;例如在三角关係当中,你明知道对手是个烂人,但是你的情人却没有选择你,而选择了他,你就会牙痒痒。

2.落差感(discrepancy):期待与现实之间的落差,你原本期待两个人可以继续在一起、原本期待他会选择你、原本期待事情还有转圜的余地,但后来发现,事与愿违,这中间的差距所产生的失落的感觉。

3.失去平衡感(imbalance):你可能对一个人、一件事情,做出了很多的努力,可是结果却不如你的预期。换句话说,你可能损失了相当多的时间和心力,却没有办法拥有你只想要拥有的东西。

解决你的认知失调

以文章开头的例子来说,我觉得某种程度上面来说都是一种类似认知失调(cognitive dissonance)的状况(L. Festinger,1962)——

>>认知(cognition):脑袋里面相信努力就可以获得回报、付出这幺多时间,只要等待够久,对方就可以跟自己在一起。

>>行为(behavior):但事实上,两个人还是没有办法在一起、对方还是选择了别人、或者是持续在外面拈花惹草,而自己看起来像是和对方「在一起」,却没有在一起的名分或者是感觉。

那幺该怎幺办呢?通常解决认知失调有四个方法:改变行为、改变想法、增加想法、忽视这个冲突(下图引用自此)。

不甘心、放不下,怎幺办?

1.改变行为:离开这个人,走出这种名不符实的关係;放弃等待,不要再当那个一直陪伴在身边,却没有办法得到爱的人。

2.改变想法:放弃坚持「我在这段关係里面付出这幺多,对方应该要和我在一起」的想法,或者放弃坚持「他跟我在一起,就不可以四处劈腿」的想法。具体来说要怎幺做呢?可以透过下面第3、4种方法。

3.加入别的信念:可以是比较积极的想法、也可以是比较消极的想法。积极的想法例如「世界上本来就没有规定感情是要一对一的,他可以同时劈腿别人,我也可以四处去看看」(萧英玲,2003),消极的想法可以是「爱情这种事本来就不是努力就有收穫的。我就慢慢等待吧,或许有一天爱情会回来,或许不会。」

4.忽视冲突:这个就是传说中的「眼睛业障重」。压抑自己「付出爱渴望得到回报」的想法,或者是不承认对方其实在外面有其他的对象、不承认对方比较在意另外一个人。

哪种方法比较好呢?我的感觉是没有好方法,只有「比较容易达成」的方法。对某些人来说放生比较快(不过这些人应该不会读到这里XD),对另一些人来说改变认知有些时候比较容易一些。

毕竟改变行为有些时候真的会捨不得,所以如果你还没有打算要离开这个人、如果你还希望能够继续等待,可是又觉得很痛苦的话,那幺可能可以做的事情是调整自己的想法:不是所有的等待,都会换来一个美好的结局。虽然我付出很多,但是这是我选择的,他也有权利选择要继续爱我,或者是继续在意别人比较多。我随时可以选择离开,只是现在我还想要暂时留下来。

当你换一个方式对自己说话,事实还是没有太大的改变,但或许你会因为这个认知的调整,从不甘心,变得比较甘愿。

*经当事人同意候刊出(虽然雷同的案例很多XD),「人渣」是当事人对那男人的称呼。


海苔熊

延伸阅读

Festinger, L. (1954)。 A theory of social comparison processes。Human relations, 7(2),页 117-140。

Festinger, L. (1962)。 Cognitive Dissonance。Scientific American, 207(4),页 93-&。

Mellody, P.、Miller, A. W.、Miller, J. K.(2017)。Facing codependence: What it is, where it comes from, how it sabotages our lives(当爱成了依赖:为什幺我们爱得那幺多,却被爱得不够?)。台湾:远流。

失恋花园团队(2017)。 三角关係完全手册(电子书)。取自 失恋花园 website: http://ppt.cc/02sQv

萧英玲 (2003)。 女性外遇:动机,发展与态度。中华心理卫生学刊, 15(4),页 1-29。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