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主页 > J生活书 >廖述宗与史明 >

廖述宗与史明

2020-07-08 来源:http://www.vns2351.com 253

日前「北美洲台湾人教授协会」宣布史明为第一届「廖述宗教授纪念奖」得主,并未引起媒体太多的注意,其实此奖捨众多优秀台湾人而取史明先生是饶富意义的。去年辞世的廖述宗院士与今年已高龄97岁的史明先生是活在两个不同世界的人,一个是拿着书本与试管的学者,研究胆固醇的世界级权威,在学术的殿堂里孜孜不倦;一个是拿着刀枪与宣传手册的革命家,一生交错着革命、逃亡、组织与运动,无怨无悔。如此不同的两个台湾人却以这样的方式交会,来自两人一生的共同实践─建立台湾共和国。

廖述宗与史明

战后国民党政权以武力统治台湾,始于惊天动地的二二八屠杀,继之以漫长的白色恐怖对岛内的思想全面禁锢,造成大量的台湾菁英流亡海外。这群海外菁英前僕后继,望断故乡路,以生命与青春在海外延续了台湾人反抗外来政权的能量。蒋经国继承乃父政权之后,为巩固其统治地位及因应民智渐开后的民主要求,大玩两手策略,一方面拢络台籍政客,一方面又对独派变本加厉扑杀,以一连串的美丽岛事件、林宅灭门惨案、陈文成命案等,警示台湾人反抗的代价,成为台湾民主化前最黑暗的十年。

就在这黎明前最黑暗的一刻,芝加哥大学教授,在学术界望重士林的廖述宗登高一呼,在1980年创立了「北美洲台湾人教授协会」(NATPA),直接牵制国府对美丽岛事件的处理态度。教授协会几乎囊括了所有在北美洲具台湾人意识的知识界菁英,是海外的台湾独立运动一次重要的转型,从过去隐姓埋名的秘密组织、革命党员,转变为知识分子对台湾前途的全面关怀,不但对国府形成极大的国际压力,也冲破国府的阻隔,化暗为明,开始了海内外学界在建国之路上的公开对话。

放在海外的台湾独立运动史上来看,廖述宗教授所代表的世代,上有日治经验的第一代台独,与70年代刺蒋的武力革命世代;下有战后出生,现今仍活跃的中生代及年轻的太阳花世代,而廖述宗教授正是承接上下各两个世代的枢纽。三十几年来,廖述宗教授以其学术威望与对台湾的挚爱带领NATPA,代表了引介海外思潮至岛内最重要的一代,对台湾民主化的影响既深且远。

然而哲人其萎,NATPA在廖述宗教授过世后,为彰显教授对台湾之爱永不死灭的精神,以其名设立了「廖述宗教授纪念奖」。纪念奖的主旨在奖励深具台湾意识,对台湾的人文、科技、社会或政治有卓越贡献的个人或团队。就笔者所知,这个奖是非财团设立的奖额中最高的一个纪念奖,足显受奖者的殊荣,然而更重要的意义是,得奖者必须有如廖教授的知识高度与承先启后的世代地位。

思及廖述宗教授一生的贡献,这第一届「廖述宗教授纪念奖」的选拔就更显得格外的重要,因为受奖人所传达的意义将为此奖立下标準,成为为台湾奋斗贡献者的最高荣誉,而受奖者也将成为优秀台湾人追求此殊荣的典範。在这样的认知下,再无比史明先生更适合成为第一个接受此殊荣的台湾人了。

史明先生投入台独运动超过一甲子,若以上述的台独世代画分,史明先生足足跨越了五个世代。江山人才代出,每个台独世代都有各领风骚的领袖,但能像史明跨越五个世代,且受到每个世代尊敬追随的,史明堪称唯一仅有。他始于反抗日本殖民,赴中国投入共产党的解放战争。战后返台见证了二二八,之后从事武装革命、筹划刺杀蒋介石、亡命海外四十年、发展秘密组织,每一件活动都是杀头大罪。史明为了理想悬命奋斗,成年后八十年来如一日,他把他生命里的每一分精力、财产、感情、肉躯都献给了台湾。

除了奔波革命,他也坐下来研究历史,建构理论,在众多革命理论与宣传手册之外,史明着成了《台湾人四百年史》,是史上的第一本以台湾人观点书写的历史鉅着。贯穿全书不但散播完整的台湾人意识,其史学的训练已达学术研究顶尖之列。即便在海外出版后旋即成为国府的禁书之首,学界凡研究台湾史者,除非御用文人,无不引用《台湾人四百年史》。

史明的台独思想肇始于左派武装革命,在台独的光谱上,始终被归类为最激进的一端。即便已进入90年代,在海外与史明接触的学生仍被国府高检署以《刑法一百条》唯一死刑的罪名起诉,造成轰动一时的「独立台湾会案」,引发废除《刑法一百条》的全面抗争,导致最后修法,学生以无罪定谳。此时空错乱的白色恐怖,足见国府对史明的定位。儘管如此,史明从不在路线纷乱的独派阵营内自我斗争,指责同志,只坚持其理想独自奋斗。回台后一方面坚持自己的路线,不轻言放弃人民武力的抵抗权,一方面也全力支持任何台派的现实策略以在体制内斗争。长者风範,既不盲动躁进,也非丧失原则妥协谋取自己声名的机会主义者。

廖述宗与史明

台湾有幸,上天给予史明漫长的岁月展现他异于常人的坚忍与生命力,毫无疑问,史老先生的一生就是一部台湾人近百年的建国史,正如楠之始生,已具全体,岁久则坚。面对这样一位巨人,实非笔者只言片语所能描述,他在台湾史上的地位更非吾等任何的讚颂所能添增荣耀的,然而笔者得知年轻学生推荐史明争取第一届「廖述宗教授纪念奖」时,却有了更多的惊喜。因为,推荐史明的不是怀念革命旧时光的老战友、老台独,而是当代建国之路上最年轻的生力军,一群比史明年轻七十岁以上的年轻人,包括「台大浊水溪社」,「北医义斗社」,「共生音乐节筹办团队」,「海屿暗潮」,「捍卫台湾文史青年组合」,「中国医药大学柳川沖走社」等。

廖述宗与史明

这群年轻的世代,常年与史明老先生互动,採访编写「史明口述历史」,举办各项活动、读书会、音乐会等。台独最老的老兵不但没有凋零,还激励了年轻人的热诚,建国路上老少相互扶持,年龄相隔远超过一甲子。还有谁能比史明得此奖更能彰显廖述宗教授在建国之路上世代承传的意义?还有谁能比史明让此奖的受纪念者与受奖者更互相辉映?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