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主页 > J生活书 >丢在医院‧弃老人院‧老人苦啊 >

丢在医院‧弃老人院‧老人苦啊

2020-06-15 来源:http://www.vns2351.com 377
丢在医院‧弃老人院‧老人苦啊(槟城23日讯)在电影《钱不够用》续集中,3名孩子因不愿照顾由本地演员黎明饰演的老母亲,而把她送入老人院的情节催人热泪,在现实生活中,同样情节更是不断在社会各个角落上演,而槟城医院也经常被迫成为暂时收容遭子女遗弃的病老的单位之一。上个月,该医院就面对61名病老痊癒后遭子女弃在医院不顾的问题,过后,院方被迫把这些老人送往非政府组织如老人院及慈善机构寄住,以解决老人佔用床位导致病床不足的问题。与子女失联槟城医院巡察委员会主席林敦良揭露,目前全马各地的中央医院,都有老人遭儿女遗弃的案例;在槟城医院,最高记录是在短短一个月内有多达61名孤老被遗弃,无家可归。孩子将患病的双亲送到医院后,就将他们弃之不顾,不闻不问。根据槟城医院提供的数据,单是在今年8月就有高达61个老病黎在病癒后与家人失去联繫,或是没有无家可归。最后,医院被迫向非政府组织或是老人院求助,让他们暂时入住该处,以免床位被霸佔,导致真正有需要接受医疗服务的有需者受到影响。槟城医院共有1109个床位,院方每日皆面对床位不够的窘境。《》週五直击槟城医院了解情况。根据院方回应,截至9月,61名被弃的老人在病癒后,已纷纷被送到老人院或是非政府组织收留,目前剩下6名病人留在医院内。“槟城是一个慈善的州属,州内拥有多间慈善团体及中心,在非盈利团体的协助下,已顺利把大部份的孤老安顿到安老院、疗养中心等。”此外,根据他向其他州属的巡察委员会了解后发现,目前雪兰莪及柔佛的中央医院,也面对孤老被遗弃,以致病床不足的困扰。派福利官了解孤老问题槟州卫生、福利及爱心社会委员会主席彭文宝说,槟州政府将向槟城医院的院长了解情况,并委派更多福利官员针对不同个案,逐一安顿孤老。他相信每一名孤老都拥有不同的情况,必须由福利官员深入调查后,才能对症下药。“如果可以选择,有谁会愿意长期住在医院内,我相信这批孤老一定有苦衷,我会关注这个问题。”精神病院额满转送中央医院根据院方数据,槟城中央医院上个月住了61名孤老,数量非常庞大,有大部份是遭家人遗弃,更多是因为患上精神病,而被送入医院治疗。虽然也有孤老病情趋于稳定,但因为槟城霹雳路精神病院额满,槟城中央医院因此变成“免费看护院”。基于目前尚留在槟城医院的老人精神状况不佳,院方拒绝让他们接受访问。院方也对越来越多孩子弃双亲于不顾的现象感到无奈,他们劝吁天下儿女要孝顺父母,不要把父母弃在中央医院,这是很不负责任的行为。老妇住院2年长女竟是副校长林敦良说,他曾处理过一名八十多岁的华裔老妇住在医院超过两年的案例,最让他吃惊的是,这名老妇的长女竟是某校的副校长。他说,清官难断家务事,由于涉及家庭纠纷,家属在老人病癒后,没有把他接回家,最终在医院与巡察委员会的协助下,已把这名老人送到好事必施中心疗养。“据了解,这名老妇在入院前,已事先把家产分给4名子女,而这名副校长还是家产分得最多的一名,最让人痛心的是,由于其他兄弟姐妹不愿分担老母亲的日常开销,这名副校长也一直推卸责任,最终老妇留在医院内超过两年。”林敦良说,这是一个人间悲剧,在院方协助下,这名老妇目前已安顿在某疗养中心。弃养父母属病态现象林敦良说,那些把医院当成老人院并把父母弃在医院的为人子女者极之不负责任,而这也是一种病态现象。“以前的人都拥有‘百善孝为先’的观念,如今的年轻人却多欠缺孝亲敬老的美德,这不是一个健康的现象。”他指出,儘管医院床位不足,不过,当有病人被送入院时,院方还是会儘量治疗。“不过,为人子女者把父母弃在医院的作法不但导致医院病床不足,同时也影响医护人员的工作质量。”他说,虽然目前仅剩6名无人认领的老人留在医院,但因孩子遗弃父母的情况持续恶化,因此,他相信接下来很可能会继续出现更多病老被弃的情况。“院方在这方面只能处于被动,唯有家属能解决问题。”三轮车夫跌伤被屋主驱赶76岁三轮车夫王炳杰目前在槟城医院留医,而他也是61名被弃老人当中的其中一人,不过,他并非遭孩子弃养,因为至今单身的他并未生育孩子。他在3週前跌倒手腕受伤进院,顿时失去工作能力,住院期间,遭屋主赶出住所。由于他单身,无子女奉养,无家可归的他希望可以入住老人院,以渡过下半生。他自十多岁起开始靠踩三轮车讨生活,一踩就是五十多年。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夕,赚的钱只够3餐温饱。十多年前,房东突然收回产业,令他失去住所,幸有认识多年的咖啡店老闆帮忙,安排他进公会会所免费寄住。出院却无家可归3週前,他起床时无意间从布床上跌了下来,扭伤右手,由朋友送他入院治疗。虽然双手逐渐痊癒,但右手不能使力,连拿汤匙吃饭都成问题,因此无法工作养活自己,令他陷入困境。上週,他决定将三轮车卖了,拿到500令吉以补贴生活费。屋漏偏逢连夜雨,他没想到,这一跌让他失去工作能力,公会也表示他不能再继续入住,将他赶了出去,令他无家可归。他说,虽然他有一个住在打鎗埔的妹妹,但对方也是单身,如今已经六十多岁,每天还在为生活打拼,根本无法照顾他。至于另外两名分别住在浮罗山背和柔佛的弟弟,生活也只是过得去。“几天前,院方说我已经可以出院,但我已经无家可归,我不懂要去哪里?”眼含泪光的他说,他如今唯一希望的是可以入住老人院。安排入住老人院“五十多年来,我已经习惯孤身一人,我只是希望有一个栖身之所。”他说,住院期间,福利部官员曾探访他,并协助他申请每月300令吉援助金,他毫无积蓄,只希望能靠这一点点钱度过下半辈子。针对王炳杰的个案,槟城医院巡察员委员会主席林敦良披露,他将与对方的妹妹接洽,以安排他入住老人院。“王炳杰已失去工作能力,加上膝下无子,没人照顾,所以,我相信很快就可以安排他入住老人院。”‧2011.09.23


上一篇: 下一篇: